我的外公外婆差不多每两年会从新疆出来一次,一般都会在上海浙江呆一两个月,然后再去大连呆几周,最后直接从大连回伊宁市,之所以这个路线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分别在上海,大连,以前本来还要去乌鲁木齐,不过现在那个舅舅因为事业原因举家回伊宁市了。

上个月月初去香港,本来静婷约好自己的大学同学相聚,但是正逢母亲节,静婷同学因为家族聚会的原因便没有按原计划来聚会。记得自己小时候在新疆时,自己也会在过年时期待妈妈从上海回来,期待两个舅舅各自带着他们的家人从乌鲁木齐和大连回来,一家人其乐融融的,很有生活的氛围。不过那样的机会在我映像中也就两次,后来我来了上海,那种感觉从此就只停留在记忆中了。

本来这次外公外婆还想去日本,不过考虑到签证以及行动不方便等原因还是放弃了,看的出外公虽然已经不太喜欢出门,但是对于没去过的日本还是充满些向往,因此自然有些失落。不过失落归失落,抱起自己最心爱的ipad,又沉浸在自己的小空间了,他还开玩笑的给我说,我给他买了一件毒品,让他每天都离不开ipad了。

今天外公外婆走了,在浦东机场还拍了几张pose,妈妈拍了传到微信的那个叫家人的群中。

我一直是个喜欢安静的人,只是希望有机会,也能一年中有那么几天是家人们聚在一起的日子。我们这几代中国人经历了太多主观和客观上的变动,甚至有些颠沛流离,也许只有家,能让我们懂得自己究竟想追求什么。